AG平台 原创又一例商誉减值爆雷!瑞康医药并购后遗症爆发 上市十年首预亏就超10亿

 AG平台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01

2月21日,瑞康医药披露业绩快报称,2019 年实现营收353.33亿元,同比增长 4.17%,净利润亏损10.21亿元,同比减少231.06%,由盈转亏。2018年,该公司净利润为7.79亿元。净利润步入巨亏,同时,增收不增利现象凸显。

亏损超10亿却未预告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9年净利润巨亏超过10亿元,是瑞康医药自2011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。同时,2019年商誉减值准备22.4亿元,并非瑞康医药第一次大额计提商誉减值,前几年大幅并购带来的后遗症正在逐渐释放。

不过,瑞康医药却颇为另类。2月3日股价碰到6.30元低点之后,2月4日、5日、6日连续大涨,2月7日见到短期高点后迅速回落,2月26日收盘价6.65元,基本回到此轮启动前的2月3日股价位置。在沪指、创业板指数高歌猛进的时候,属于医药股范畴的瑞康医药却持续逆市走低,不免让其投资者颇为失望。

答案,似乎在瑞康医药的2019年业绩快报中。

费用快速攀升

三季报显示,瑞康医药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69.44亿元,同比增长9.73%,净利润5.79亿元,同比减少30.56%。净利润继2018年之后持续下滑,营收增速也降至个位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李浥尘

瑞康医药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

正所谓“物极必反”,在高额商誉压顶下AG平台,频繁收购给瑞康医药带来的不利影响逐渐显现。2016年、2017年净利润增速150.39%、70.26%AG平台,均比同年度的营收增速高AG平台,但到了2018年,营收保持增长的情况下,净利润却开始下滑,7.79亿元的净利较上年下滑了22.77%。

按照瑞康医药公告所称,汇添富基金不属于瑞康医药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,股份减持计划系股东的正常减持行为,不会对瑞康医药的公司治理结构、股权结构及未来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。但作为重要股东的机构投资者,短期内不断连续减持,对投资者有一定的参考意义。

展开全文

由上述信息可见,巨额商誉减值是导致瑞康医药2019年业绩巨亏的罪魁祸首。三季报显示,瑞康医药商誉余额为31.19亿元,此次预计计提22.4亿元商誉减值,占比达到71.82%,减值达7成以上。

数据显示,截止1月3日,汇添富基金管理的“汇添富基金-工商银行-汇添富-优势医药企业定增计划5号资产管理计划”、“汇添富基金-工商银行-汇添富-优势医药企业定增计划4号资产管理计划”、“汇添富基金-宁波银行-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”、“汇添富基金-宁波银行-程义全”合计持有瑞康医药9029.17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6.0006%。此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后,汇添富基金合计持股低于5%以下,不再是瑞康医药持股5%以上的重要股东。

这意味着,巨额商誉减值成为瑞康医药业绩爆雷的“罪魁祸首”,亦意味着,过去几年该公司频繁大幅并购后遗症,正在大爆发。

三季度还盈利5.79亿元,到了2019年全年,净利润却亏损高达10.21亿元!且事先毫无业绩预告预警,直接便是业绩快报定调巨亏——瑞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瑞康医药,002589.SZ)2月21日披露业绩快报之后,深交所同日即“火速”下发关注函予以“关切”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瑞康医药披露的业绩快报称,2019年净利润亏损10.21亿元,同比大幅下滑231.06%,主要原因为拟对90余个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22.4亿元、衍生金融负债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益5.5亿元等。

春节以来,A股整体表现让人惊喜,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,医药股整体表现尤为出众。

在瑞康医药持续并购期间,销售、管理、财务三项费用快速攀升,其中,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的增速始终超40%,财务费用在2017年和2018年增长迅猛,2018年财务费用增长率更是大涨两倍以上,三项费用的增速超过同期营收增速已经成为常态,不再鲜见。

原标题:又一例商誉减值爆雷!瑞康医药并购后遗症爆发 上市十年首预亏就超10亿

对业绩巨亏原因,瑞康医药解释称,首先因为商誉减值。近年来,瑞康医药外延收购的近两百家公司具有轻资产属性,在合并时形成了较大金额的商誉。然而,2019年瑞康医药多数子公司实现盈利,但业绩没有完全达到预期,基于谨慎性原则,2019年预计对90余个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约为22.4亿元。

频繁并购、快速扩张的确为瑞康医药营收带来连续增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瑞康医药累计有41家并购而来的子公司产生商誉减值,其中,2018年并表的西博远药业、石家庄祥泰医药两家公司在并表当年,就出现商誉减值。

在如此高额的费用支出情形下,虽然未有高额商誉减值,但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延续2018年开始的“增收不增利”困局。

已经上市十年的瑞康医药首个年度预亏且一亏就超过10亿元,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,对造成巨亏的“罪魁祸首”商誉减值22亿元的原因和合理性进行问询

值得一提的是,商誉减值金额超过7成,预计亏损金额超过10亿元,如此业绩数据在此前却无任何业绩预告公告,而是直接在2月底以年报业绩快报的形式对外披露。

瑞康医药1月6日公告称,第四大股东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汇添富基金)拟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六个月内(即 2月5日至2020年8月4日)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3009.42万股股票,占总股本的2%。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,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,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瑞康医药股份总数的1%。

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6.19亿元、232.94亿元、339.19亿元,同比增速分别为60.19%、49.14%、45.61%。

此后,汇添富连续减持瑞康医药:2018年7月10日—20日期间,通过大宗交易累计减持2526.74万股,占总股本1.68%;2019年3月22日通过大宗交易转让出去3009.42万股,占总股本2%;2019年3月14日—15日,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634.07万股,占总股本 0.42%;2019年6月28日—11月18日,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3009.41股,占总股本2%。

第三系销售、管理、财务等费用上升。其中,瑞康医药业务全国化之后,加大省级平台建设,在信息化投入、人员、仓库、市场推广等销售、管理两项费用支出阶段性上升;另外,为加速应收账款回收和周转,瑞康医药在2019年加大供应链金融和资产证券化等融资,导致财务费用有所增加。

数据显示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,瑞康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9.32亿元、15.05亿元、21.65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28.08%、61.51%、43.80%;管理费用分别为4.26亿元、8.57亿元、13.89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88.88%、101.48%、61.97%;财务费用分别为0.84亿元、2.35亿元、7.09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13.06%、178.86%、202.06%。

收入大幅增长的背后正是大量并购扩张并表的子公司,同时,也将商誉推升至高位。数据显示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,瑞康医药商誉金额分别为15.09亿元、37.57亿元、33.08亿元。

频繁并购推升高额商誉

其次是在投资损失方面。因衍生金融负债变动原因,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约 5.5亿元,对应递延所得税费用影响 1.38 亿元。

数据来源:Wind

2018年净利润由升转降,是因为并购后遗症开始爆发,首当其冲的是商誉减值——2018年,瑞康医药就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为 7.24 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3537%,侵蚀了当年大部分的净利润,也开始了“增收不增利”的局面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伴随着瑞康医药业绩滑坡,机构投资者正在连续减持。

企查查显示,瑞康医药成立于2004年9月,2011年6月上市,是一家向全国医疗机构直销药品、医疗器械、耗材,同时提供医院管理咨询等服务的综合服务商,目前在31个省拥有240余家子公司。

公告显示,汇添富基金通过参与瑞康医药2014年非公开发行股票成为其股东,当时的持股比例为12.10%,在2018年2月26日解禁可以上市流通。

伴随着频繁并购、经营规模的扩大,瑞康医药资金需求大增,应收账款与存货规模增长迅速,运营管理风险、跨区域经营风险、人力资源管理风险不断加大,由此,除了商誉风险减值对净利润的侵蚀,销售、管理、财务等三项费用也成为吞噬净利润的“黑洞”。

如此巨额的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情形,在业绩快报披露同日,深交所即火速下发关注函,要求瑞康医药对2019年报进行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、未及时披露业绩预告的原因及合理性等进行说明。

三季报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瑞康医药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财务费用分别为19.97亿元、10.74亿元、6.54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23.04%、6.87%、40.95%。在连续三年迅猛增长之后依旧继续增长。2019年前三季度上述三项费用合计达到37.25亿元,比巨额商誉计提还高了15亿元,成为侵蚀净利润、削弱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。

子公司数量如此庞大,源自近年来瑞康医药将其发展方向定为:加速打造全国性、综合性的医疗器械直销网络,以“并购 合伙人”为主要手段,搭建多品类合一的平台型公司。为此,瑞康医药斥巨资大肆收购从事药品医疗器械业务销售类公司。根据公告显示,2015年至2018年期间瑞康医药收购并表合计达到175家,其中最高峰为2017年,当年度并购新增83家,大约平均四天收购一家新公司。

原标题:马蓉在家分享自制团年饭,饭桌上几乎全是素菜,借以祈福国家安宁

原标题:《元气骑士》躲不了骑士关的基础下过史莱姆怎么过